海报文献——平面景观
2013/6/13
 

自1999年开始,IGDB宁波双年展在14年间举办了7次,更换了5次名称,拥有7个主题。其变化,大致能看出印刷文化渐渐让渡到数字文化的过程,机械复制到数字拷贝的转型。

平面景观展的出现来自一个临时的决定,但对过去那个时代的回溯与反思则一直未有中断——什么是海报,这一看起来简单的问题至今仍争议不休。

展览作品来自IGDB历届的展出,来自海量馆藏与私人收藏的一小部分,成为一个文献中的时光旅行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海报一直是宁波双年展的主要领域。而后,第四届“无纸”的实验设计展设置;第五届对于印刷复制与海报媒介的重新定义;第六届对于设计批判性与思想性的转移;到本次独立协作展远离设计学科内的形式争论,转而关注形式所联系的真实世界,均可视为对媒介复制的持续注视与反思。

海报即信息。与书籍的知识容纳与内容共享不同,书籍一直没有离开这种文化存在形式的仪式感。而海报,则是海量的受众传达,瞬间击中人心的魔弹,是传播艺术的世界战争动员,是消费主义拜物教的偶像崇拜,一种扁平的,没有厚度的,但是不停被单向度传播复制的图像,成为被设计的真相。

但另一方面,作为现代媒介的海报也意味着某种图像民主,某种开放的社会的标志,是前数字时代资讯信息的既时通讯工具,让信息逃离监控与审核的公共性,作为平面设计的核心问题,公共性的海报天生有着对于广场的向往,从巴黎高地红磨坊的全城瞩目到1968年的欧洲街头。对于设计师而言,海报就是投向公众海洋的石头。当事件消退、现场还原,海报成为了事件曾经存在的证据。

而对于上个世纪的行业而言,海报也是平面设计曾经的亚文化,如同一个睡不着的催眠师的自我催眠。图像的生产与消费,更多基于行业内部交流与表演的兴趣。在这一循环关系中,设计师完整实现了自己对内容与形式的完全掌控权力,成为设计师们的表演与炫技。但现代主义天朝并未如约降临,作为替代品的“主题海报”从来未能真正代替真实的血肉。在商业广告之外,没有作为文化声音存在的空间里,公共性的缺失,让看起来代代相传的平面设计远离了真实的世界。

今天,图像的观看代替了深度的理解。数码照相机、手机、电脑、扫描仪,不断生产与自我繁殖,并沉入信息与形式的海洋。眼球经济、景观表演,在下放权力的同事,也篡改着真实世界。如同Lust的自动生产的海报装置,图像与文本的临时性与碎片化调戏了现代主义的斤斤计较。被展现出来的后现代、后工业或前数字的图景性,是否也预示着一个人类的新的黑暗时代?

OK诸位,请举起今天你的手中的即时通讯工具(设计工具?)来创作海报。欢迎来到景观社会。

 
联系方式
宁波市人民路122号 宁波美术馆,IGDB7 组委会
邮政编码:315020
电话:0574-87643222
传真:0574-87661718
电子邮箱:igdb7@igdb-ningbo.com igdb.ningbo@gmail.com
官方网站:www.igdb-ningbo.com